????第10章·再见

????2019年10月31日

????姮羽被幽幽不间断的哭泣声从昏迷中吵醒,强烈的灯光刺激睁开的肿痛眼睛,让姮羽眼泪直流,适应了一会,也渐渐听清楚哭声好像是管语的。转着僵硬的脑袋向四周看去,姮羽现在已经回到了家里,正躺在沙发上,管语赤裸着抱成一团在地上肝肠寸断的哭着,浴室传来水声,不见身影的英格丽德应该是在洗澡。

????“你……你怎么躺在地上……”姮羽断断续续话还没说完,就被地上惊醒的管语打断。

????“你醒来了,呜,她不让我上厕所,也不让我上去,呜……我肚子好难受……呜。”管语背对着姮羽边哭边说,一手环抱着自己,一手捂着下体,羞于姮羽看见。

????“你先躺沙发上来,地上多冷。”姮羽忍着气管火燎一般的疼痛抽着气说。

????“呜,你转过去,不要看。”管语闻言对姮羽说道,姮羽转过头,后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让你去沙发上的?”英格丽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姮羽不由回过头,这时管语刚站起身,挺着个肚子,一条腿刚挨上沙发,英格丽德赤裸着自己傲然性感的身躯,用浴巾擦拭着身上的水珠,皱眉斥责着管语。

????“呜,他让我上来的,呜,你别看我……呜”管语不敢动,只是捂着自己的乳房和下体挺着肚子哭着。

????“是我让她上来的,你洗完了?让她去上厕所吧?”姮羽询问的口气说道。

????“去吧。”听见英格丽德同意,管语飞也似的向厕所冲去,甚至屁股里喷出几股白浊,射到地面上,管语仿佛也感觉到了,哭得更猛烈了。

????“还没死吗?”英格丽德皱眉绕过那些白液,把擦过身体的浴巾仍在一边,就这样赤裸着舒展身体坐在沙发上,凸现她美好性感的身体曲线。

????“还好,精神很清醒,身体很痛。”姮羽道。

????“能被一个无智无魔力的最低等货色打成这样,你们还真是渣滓的离谱。”英格丽德嘲讽道。

????“有那么差吗?那玩意触手又多又长还能自愈,我都打断它好几条触手呢。”姮羽不服气的说道。

????“一个在数天,连人都不敢动的东西,一块小木棒都能伤它,能高到哪去。”

????“那不是袭击我们了吗?”姮羽刚说完,厕所哭声中夹着着一连串像放屁一般的声音,接着又是一阵大哭。

????“今天要不是你们阻碍了它进食,又恰巧遇到一个蠢笨无知自不量力的女人,它也许不会现身。一把抢或者一把利器,杀了它轻轻松松,哪像你,差点把自己搞死。”英格丽德嘲笑道。

????“第一次吗,情有可原,不是没有武器吗。不过我怎么那么耐打,要是平常早就死翘翘了。”

????“跟我签订了契约是那么容易死的吗?在契约履行完之前死哪有那么简单。更何况……”

????“我……呜,有些出不来,怎么办,呜……”卫生间突然探出半个白嫩的身子,问道。

????“灌肠!”英格丽德冷哼道。

????“怎么灌?”管语问道。

????“花洒卸了,把那头插进屁股里……”姮羽还未说完,管语就冲了回去,“水别开太大。”刚说完,卫生间传来一声惊叫。

????“跟你签订契约就这么厉害?”姮羽虽然全是像被车碾了几十遍一般疼痛的想死,但还是好奇契约。

????“生命契约,便是契约期间生命共通,不过并不是生命共享,双方会借到彼此的一些生命能量,互相护卫,直至契约结束。当然,违反契约的惩罚也极其严重,无法避免。”

????“那倒是我沾了你的光了,你刚才说何况,何况什么……”

????“更何况你果然不是凡人。”英格丽德似笑非笑的道,“你战斗中激发的力量极不寻常,既不是妖魔之力,也非对魔忍之能,倒有些轻灵威慑之感。”英格丽德说着有些兴奋,挺拔硕大的胸部一起一伏看的姮羽直眼。

????“怎么样,人类,乖乖做我的奴隶吧?”英格丽德用着诱惑的语气说道。

????“刚才的事,你不会是早就到了吧?”姮羽见她又叫自己人类,转移话题道。

????“不错。”

????“什么时候?”

????“一开始就在了。”英格丽德刚说完,浴室传来一声脆响。

????“那你怎么不救我们?”姮羽看了眼浴室有些不悦。

????“我为什么要救你们?要说起来,虽然恶心,但我和那种垃圾可是同一种族的。”

????“你……你就算不救我,也该救救她,你们都是女性,我想有些事情你们都不想遇到。”姮羽说道。

????“与我无关。”

????“哎,我记得你虽然看起来冷酷,但很有爱心的,不然也不会被……”

????“住口!”英格丽德面色森冷的注视着姮羽,冷酷的说道,“正因如此,那些不必要的东西就该丢弃。”

????姮羽也不知道说什么,两人陷入静默。

????“我……我洗好了,能给我件衣服吗?”管语低着头看不清楚脸。

????“帮……”姮羽不由看向英格丽德想请求她,却被她打断。

????“你洗好了,他还没洗呢,给他洗澡。”英格丽德命令道。

????“我……”姮羽正想说,我还是去医院吧。

????“他不用去医院吗?”管语道。

????“一点伤,死不了。扶进去给他洗澡。”

????“哦”管语说完,只围着浴巾的身体走过来,勉励想扶起姮羽,却力气不够,反而把姮羽折腾的更难受。

????“废物。”英格丽德斥道,和管语一起把姮羽扶进浴室,浴室里虽然干净,仍然有些怪异的味道弥漫,英格丽德皱皱眉扶姮羽躺好,便走了出去。

????“呜,她怎么能那么欺负人?”管语见人走了用淋浴冲洗着姮羽又哭起来,“我都看见了,她就从黑暗里拿出一把剑,一下把那怪物烧没了。呜呜,不救我,也不救你,她明明那么厉害,呜呜,我怎么活,我都被怪物侮辱了,我怎么活下去?呜呜”

????姮羽也不知道说什么,怎么安慰她,本来这些悲剧确实可以避免的:“不要哭了,我都快被你的泪水蛰死了。还有,洗澡能脱了衣服不?”

????“连你也欺负我,好,你要脱便脱吧。”管语说着扯掉已经被淋湿的浴巾,露出恢复窈窕白皙的身体。

????“我说是我。”姮羽瞄着管语匀称的身体,不由暗道一声:可惜了。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呜,唉~,那你不早说。”管语哭着,脸一红,苍白的面上有了些红润,她看起来比姮羽要小个几岁,说不定还在上学也说不定。姮羽的衣服早就破破烂烂,很多

????地方一扯就掉了,反正也穿不成了,管语三两下就除掉了除姮羽内裤以外的所有布料,看着姮羽浑身的破口和青肿,不由悲从心来,赤裸着趴在姮羽身上,刚止住的哭泣又开始了。

????“好疼啊,你能快点不?”姮羽无奈的苦笑道。

????“不行,都这样了,你要去医院。”管语看着姮羽胸部凸起的一块,轻摸了一下,是肋骨断了,不去医院会死人的。

????“没事的,既然她说了没事,自有她的道理,我也不想再折腾了。”

????“可是……”管语刚说出口。

????“没有可是,今天经历的能用常理来说吗?”

????“他们到底是什么?”管语低声问。

????“你还是自己查吧。现在求你给我洗澡,把我弄出去,伤口淋水好疼啊。”

????“哦”管语把水流放倒最小,轻轻的帮姮羽冲洗着身上的泥土与血污,到了头部,脑后和额头血污泥迹渐渐被冲刷干净,露出两个伤口,伤口在水流里又开始渗出血丝,管语不由手指轻抚,咬紧嘴唇,这里是她干的。

????“你的身体真漂亮。”姮羽疼痛中只能靠些别的分散注意力,而现在唯一能吸引他的只有管语青春漂亮白皙的身体,管语的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全身不大不小,曲线顺滑,身上不时溅到些水珠,沿着小巧的胸尖、圆圆的臀部滴落在姮羽身上。

????管语闻言一缩,又大方的展露自己的身体,语气低落的道:“你要看就看吧,反正我都……呜”

????“别哭了,放心,这件事没人知道,我也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如果我说了,就让我不得好死。你放心吧。”

????“就是因为你知道啊。”管语认真地说。

????“那你不会真的要我死吧。”姮羽无奈的道。

????“不,我不会让你死的。”管语说着,现在洗的只剩内裤那里,“你能稍微抬一下吗,我帮你洗一下这儿。”

????“不用了吧,那里反正保护的好,屁股又肉多没受伤。”

????“你是瞧不起我吗?”管语气道,“我还怕外面你那个母老虎骂我呢。”

????“母老虎?”

????“她不是你女朋友吗?”

????“我倒是想呢,不然我能成现在这样吗。”姮羽在管语再三坚持下,配合管语脱下了内裤。

????“哦~”管语沉默下来,拿掉内裤,她正式也是第一次看见一个男性的生殖器官,一坨黑丛丛的毛发跟自己的差不多,不像刚才的英格丽德没有毛,毛中间有一坨肉色的东西,那柱形的形状以及下边一坨的肉球不由让管语又想起侮辱自己的怪物,心中有一股暴虐的感觉涌上来,想毁掉那个类似的东西,不自觉的抬起手,就要触到那个恶心的东西。

????“你不用管它,用水冲冲就得了。”姮羽不好意思的声音惊醒了管语,管语看了看姮羽,手中的动作并未停止,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正式接触,软软的一坨,比自己的乳房还软,下边的肉球里果然如书上所说,有两个小疙瘩,不但不可怕甚至有趣。

????但是,并不是男人,并不是喜欢的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管语想着,暴虐过后,被怪物抽插的快感仿佛从肚子延伸向脑海向子宫冲击,不自觉的抓着姮羽的肉棒揉捏,姮羽的肉棒也很给面子的竖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姮羽惊讶的看见,管语跨在自己身体上方,下体对准自己的阴茎坐去。

????“我要干你!”管语语气狠狠的镇住了姮羽,噗呲,阴茎尽跟插入管语的阴道,管语痛哼一声,缓缓抬起屁股,肉棒上沾着一丝血丝,管语的处女伤口又裂了开来。

????姮羽不知为何,心里泛出一些心疼,尽管肉棒忠实的执行着快感,但精神上的愉悦近乎没有,管语一起一伏,乳房晃动着,湿漉漉的头发不时的铺散开来,遮住面部,完全看不清楚管语的表情,只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和微微无话语的呻吟:“嗯……啊~啊……嗯……”因为这也是管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所以毫无技巧可言,只是均匀的起起落落,直到自己再也没有力气,两个人都没有达到高潮,总是差那么一点,一点。管语无力的趴在姮羽身上“呜呜”哭泣着,姮羽被压在身上,身体瞬间的痛苦超过了任何欲望,阴茎缓缓变软从管语的阴道里滑了出来,连着一些血迹,被水流渐渐冲淡。

????管语身体一震,缓缓止住哭泣,从姮羽身上下来,用水冲了一遍姮羽。擦干他的身体,裹上浴巾,自己一个人仿佛有无穷力量一般,把姮羽抱拖到了客厅,在英格丽德的注视下,把姮羽放到了沙发上,取来一床被子帮他盖上。

????“我可以穿走这家衣服吗?”这是昨天姮羽换下来放在卧室忘了洗的一套t恤休闲裤,管语已经穿在了身上,宽松而肥大。

????管语一定也看见了姮羽小卧室的秘密,姮羽有些脸热,毕竟宅男的名声都不太好听:“可以啊。”

????“那,再见了。”管语说道。

????“哦,再见。”姮羽说完良久才发现管语并没有走,以为她没听到,“再见。”

????“再见!”管语声音低的听不见,转身开门而去,这时外面虽然还黑着,早起的人声却已经开始沸腾了。

????姮羽这时已经很虚弱了,困意如潮水般袭了上来,不觉有些迷糊,突然,感觉身体一凉,被子被掀开了,英格丽德居高临下审视着他的身体:“干什么?”

????“你以为断掉的骨头会自己复位吗?”

????“什么意思?你要帮我接骨?为什么刚才不做?”

????“肮脏,现在可以了。”英格丽德满意的看着姮羽的身体,就要动手。

????“疼吗?很疼吧?”姮羽心惊胆战的注视着英格丽德的手,说道。

????“没事,不疼的。”‘格拉'’啊,痛!‘一声,一条凸起的肋骨在英格丽德不知道用什么手法下瞬间复位,同时也伴随着姮羽剧痛的喊声。

????“我看还是去医院吧,太疼了。”姮羽泛着冷汗颤颤的说。

????“去什么,你自己去吗?还是把那个人类小女孩叫回来让她陪你去。”’咔啦‘说着又一跟复位好了。

????“啊,痛痛痛,我自己叫救护车就行了。啊哟!”姮羽说完话的瞬间又一根复位。

????英格丽德带着揶揄的笑容,手中摸着骨头的断点,或拔或敲,又在说话间把姮羽翻了个身,把背部的骨头接好。姮羽全身大汗,嘴里呜呜只能死死咬着靠枕的枕角。

????“好了好了,就剩腿了,一点小伤别扭扭捏捏的。”英格丽德说着抱握住姮羽的腿,一挤一抻,断口相接驳。

????“啊!”姮羽像是灵魂出窍一般,痛的想打滚,但是又动弹不得,良久才缓过神:“断口的骨末、撕裂不用管吗?我看还是去医院吧。”

????“放心,你应该相信你的主人,这点小伤,你的机体会自我修复的。你以后一定会感谢我帮你做的。”英格丽德说道。

????“嘿嘿。”姮羽闻言苦笑着,“但愿吧。”昏迷了过去,昏迷时仍然想起自己好像有一件事没有做,到底是什么事,怎么也想不起来。

????随着姮羽的沉睡,英格丽德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静静的看着沉睡过去的姮羽,嘴里喃喃:“哼,是谁做的,虽然……但是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贵族不是那么随意可以呼之即来的。”

????管语出了姮羽家的门,出了楼,出了小区,再也忍不住了,她完全不在意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异常的穿着,她只想哭,她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痛声大哭,哭的肝肠寸断,闻着皆哀。

????一个大妈看不下去了,上前拍拍管语的肩膀:“闺女,出啥事了,这哭的,我眼泪都要跟着下来了,你给阿姨说说,要是有人欺负

????你,我们给你做主,我们做不了主,还有警察呢。”

????周围几个看热闹的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姑娘,有啥委屈说出来。”

????管语渐渐止住哭泣,鼻子和口腔还在不由己地颤动,她抹了抹眼泪,看了看姮羽所在的那栋楼,又把目光投向河岸的方向:“没事,谢谢。”说完快步走出人群,向家的方向走去。

????“哎,看来这姑娘一定是大清早被人给甩了,你看连像样的衣服都没穿。”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是当小三,被人家原配打出来的。”好事者从来都不吝猜测,也不会放过猜测。

????【未完待续】